主页 > bet9官网登录 > 美妙情绪的寄予——曹植《洛神赋》赏析

美妙情绪的寄予——曹植《洛神赋》赏析

2020-04-08 02:03:41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56)

  美妙情绪的寄予

  ——曹植《洛神赋》赏析

  川

  雪

  曹植在诗歌和辞赋创作方面有出色成就,其赋秉承两汉以来抒怀小赋的传统,又接收楚辞的浪漫主义肉体,为辞赋的开展开拓了一个新的境地。《洛神赋》是曹植辞赋中的出色作品。作者以浪漫主义的手段,经过梦境的境地,描述人神之间的真挚恋爱,但终因“人神殊道”无从联合而哀伤分别。

  《洛神赋》全篇可分为序文和六个段落。

  “黄初三年,余朝京师,还济洛川。前人有言,斯水之神,名曰宓妃。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,遂作斯赋。其辞曰”。以上为序,说明写作此赋的时间和启事。

  赋辞注释可分六段。

  第一段从“余从京域,言归东藩”至“其状若何,臣愿闻之。”叙说诗人在洛川见一美男,经车夫提醒这就是洛神宓妃。这一段是全文的引子,领起下文。

  第二段,从“余告之曰”至“攘皓腕于神浒兮,采湍濑之玄芝。”,从身形、面貌、衣饰、举措几个方面极写洛神之美。

  第三段,从“余情悦其淑美兮,心振荡而不怡”至“收和颜以静志兮,申礼防以自持”,叙说诗人向洛神表现倾慕之情掉掉落洛神应许,约诗人在她深渊居所相会;可是诗人又有所怀疑而不敢前去。

  第四段,从“因而洛灵感焉,徙倚徘徊”至“华容婀娜,令我忘餐”,写洛神有所感悟,知道诗人不能前去,因此像鹤一样自力,低首徘徊,心情愁闷而与众神归去。

  第五段,从“因而屏翳收风,川后静波”至“忽不悟其所舍,怅神宵而蔽光”,叙说洛神回归时对诗人的陈词, “虽潜处于大年夜阴,长寄心于君王。” 两心相印,两心相通,至此诗人与洛神的情绪到达高潮。

  第六段,从“因而背下陵高,足往神留”至“揽绯辔以抗策,怅盘桓而不能去”,诗人对洛神一往情深,既“遗情想像,顾望赍恨”,又欲望她再次出现,乃至要驾着轻舟,逆流而上去追随她。

  洛神,相传为古帝宓(伏)羲氏的女儿宓妃,灭顶于洛水而为水之神。旧说,曹植曾求婚甄逸女不遂,为曹丕所得。后甄后被谗逝世。曹植此赋有感于甄后而作,故初名《感甄赋》(见《文选》李善注引《记》)。这是小说家附会之谈,缺少为信。本篇或假托洛神寄寓对君主的思慕,反应衷情不能相通的苦闷。

  曹植的《洛神赋》从外表看来是描述洛神——宓妃的绝世的面貌,和与诗人彼此相爱的情绪。但实践上这篇赋也同屈原的《离骚》一样,表现了他的政办抱负:“托辞宓妃,以寄心于文帝”(何焯《义门读书记》)。“遗情想像,顾望赍恨”,情绪是多么的深入;“御轻舟而上溯,浮长川而忘反”,又是多么的执着;然则不论曹植是若何想为国家出力,宁愿辅佐曹丕干一番事业,但曹丕却害怕他夺取皇位而忌恨他,优待他,使他毕生不掉意,郁郁而逝世。固然如此,曹植照样一片痴情,在东归的路上,“揽腓辔以抗策,怅盘桓而不能去”。此种心情与屈原的“岂余身之惮殃兮,恐皇舆之败绩。忽奔走之前后兮,及前王之踵武”确实有相似的地方。屈原忠于楚王,却遭受流放;曹植忠于曹丕,却被一眨再眨,差点被优待致逝世。因此这篇辞赋,也同《离骚》一样具有深入的政治寓意。

上一篇:研发QA

下一篇:没有了